當前位置︰ 網站首頁(ye) > 小說首頁(ye) > 古言現言 > 愛你繁bei) luo)盡(時?O霍權辭)全本完(wan)整版章節在(zai)線閱讀 全本完(wan)整版章節在(zai)線閱讀
愛你繁��bei) ��luo)盡(時?O霍權辭)全本完(wan)整版章節在(zai)線閱讀

www.yh999.tv【即存即送】www.lc8.com

《愛你繁bei) luo)盡》已完(wan)結,主角是時?O霍權辭,在(zai)這里(li)提(ti)供時?O霍權辭全文免費閱讀。時沫捂著自yue)旱牧常(chang) bei)打一hua)駝埔丫 hen)懵了,如今還被(bei)時?O指(zhi)著鼻子罵。

下載閱讀

《愛你繁bei) luo)盡》已完(wan)結,主角是時?O霍權辭,在(zai)這里(li)提(ti)供時?O霍權辭全文免費閱讀。時沫捂著自yue)旱牧常(chang) bei)打一hua)駝埔丫 hen)懵了,如今還被(bei)時?O指(zhi)著鼻子罵。

小說介(jie)紹

一張兩年的合(he)約(yue),她嫁給了傳聞中患(huan)有重疾的na)腥恕M飩綞莢zai)嘲笑時?O守(shou)活寡,只有她咬牙切齒的看著身邊人。“霍總,你的重疾......”“還有精神說話(hua)?”“不是,霍總,你這是騙婚了吧(ba)?”“哦(ou)。”“我(wo)記得昨晚您在(zai)隔(ge)壁。”“我(wo)夢(meng)游了。”半夜換房說夢(meng)游,人前虐狗說演戲,時?O終于忍不可忍,老娘不干了!!她收拾(shi)行(xing)李想要逃出國(guo),半道卻被(bei)從機場(chang)截了回(hui)去。“霍家少奶奶的位置只能是你,要麼喪(sang)偶,沒(mei)有離異,自yue)貉 rdquo;

愛你繁bei) luo)盡免費閱讀

第(di)11章 時?O!你個賤人!
“打的就是你。”時?O揉著自yue)旱氖鄭 wei)微(wei)一笑,“霍家是什(shi)麼地位,你這些話(hua)要是被(bei)霍老爺子听見了,你猜猜他會怎麼對(dui)付時家?我(wo)老公就算重疾在(zai)身,那(na)也(ye)是霍家人,你侮辱他,就是侮辱霍家,時沫啊時沫,我(wo)以為你被(bei)霍家小姐打了一hua)駝疲 Ω貿chang)進(jin)了些,沒(mei)想到還是這麼豬(zhu)腦子!”
時沫捂著自yue)旱牧常(chang) bei)打一hua)駝埔丫 hen)懵了,如今還被(bei)時?O指(zhi)著鼻子罵。
屈辱,不甘,怨恨!
“時?O!你個賤人!”
她作勢就要還手,可身後傳來的時強的聲音。
“住手!”
時沫不敢置信的扭(niu)頭看著自yue)旱陌職鄭 衷zai)被(bei)欺負(fu)了,還是被(bei)時?O這個鄉下丫頭欺負(fu),憑什(shi)麼讓(rang)她住手!
時強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,臉cheng)弦醭粒 ?θ獠恍Γldquo;小?O嫁去霍家,見到了霍老爺子?”
霍家老爺子的地位超(chao)然,京都見過的沒(mei)有幾個。
時?O能見到對(dui)方(fang),說明她在(zai)霍家ye)恢劣詒bei)人遺忘。
只要老爺子承認了她,這個霍家少奶奶的身份(fen)就有用。
時?O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沒(mei)有否(fu)認。
時強的心里(li)狂喜,看來這丫頭是和(he)霍家老爺子搭上線了。
“小?O啊,過來,這邊坐,爸爸有事情(qing)跟你說。”
想到這里(li),時強的態度一下子就變(bian)好了,順便瞪了時沫一眼。
時沫委屈的直(zhi)掉眼淚(lei),坐在(zai)沙發(fa)上的時遠瞬間看不下去了。
“爸,你沒(mei)看到妹(mei)妹(mei)被(bei)打了嗎?!怎麼還偏(pian)袒這個野ba)就罰rdquo;
他嘴上雖然說di)攀O是野ba)就罰 凰 劬θ椿故侵共蛔〉耐wang)她的身上瞄。
在(zai)這之前,他和(he)時?O並沒(mei)有見過面,沒(mei)想到這長(chang)在(zai)外面的丫頭竟生(sheng)的這樣(yang)一副身段(duan)樣(yang)貌。
一顰一嗔,都jia)α四na)句,縱是無(wu)情(qing)也(ye)動人。
他的心里(li)瞬間癢了起來,目光熾熱。
這麼美(mei)的女人si)薜睦瞎 床恍xing),多可惜,其實他可以幫忙的。
時家的時遠也(ye)是一個不學無(wu)術的混蛋,有名的二世祖,身邊的女人就沒(mei)有斷過。
喜歡的不喜歡的,他都要玩,玩膩了馬上尋找下一春(chun)。
時?O卻是他見過的最(zui)漂亮的一個,此刻回(hui)想,以前玩過的na)切┐汲cheng)了入不得眼的庸脂俗粉,時遠當場(chang)就有了心思(si)。
“那(na)是她自yue)核禱hua)太冒失。”
時強的心開始偏(pian)向(xiang)時?O,和(he)霍家比起來,女兒(er)算什(shi)麼。
邢淼di)zai)沙發(fa)上沒(mei)有動,她早就知道,在(zai)這個男人的心中,利益才是最(zui)重要的。
當初(chu)他愛著柳(liu)清淺chang) 茨苧壅zheng)睜(zheng)的看著柳(liu)清淺被(bei)其他人玷污欺負(fu),只因(yin)為柳(liu)清淺的絕色(se)美(mei)貌可以變(bian)現成(cheng)真金白銀。
這個男人薄情(qing),所(suo)以她才一早就為自yue)旱吶 er)盤算。
如果時?O真的和(he)霍家老爺子搭上線,那(na)麼沫沫這一hua)駝迫que)實值得。
“沫沫,過來。”她開口,眼里(li)滿是疼惜。
時沫怨恨的不行(xing),捂著自yue)旱牧常(chang)   淖 斯?br>時?O挑(tao)眉,有時她很(hen)佩服邢淼,是個能屈能伸的女人,她的隱忍,時沫再長(chang)個二十年都追不上。
“既然你和(he)霍家老爺子認識,那(na)應該也(ye)認識霍司南xi) 洗撾wo)說的事情(qing),你還記得mei)矗rdquo;
邢淼deng)嘧攀蹦 哪(na)源 艫  模 旖譴乓凰坷ling)笑。
只要沫沫嫁去霍家,他們母女倆也(ye)算是有了靠(kao)山。
老公靠(kao)不住,兒(er)子靠(kao)不住,霍家是眼下最(zui)好的選擇。

愛你繁bei) luo)盡全文閱讀

第(di)12章 如果她真的願意去自取其辱
“霍司南已經回(hui)國(guo)了,最(zui)喜歡去的地方(fang)是溫(wen)色(se)酒(jiu)吧(ba)。”
時?O撩了撩自yue)旱耐販fa),這是她听霍琴琴說的。
邢淼的眼里(li)劃過一絲懷疑,眉心擰著,難不成(cheng)這個時?O還真入了霍老爺子的眼?
“以後關于霍司南的行(xing)蹤,隨時跟我(wo)匯報(bao)。”
霍司南是她相中的女婿,不管怎樣(yang),一定(ding)要讓(rang)沫沫嫁過去!
“好好好,小?O,我(wo)就知道你能行(xing),你這張臉天生(sheng)就是被(bei)男人寵的,就算霍權辭是個半只腳踏進(jin)棺材(cai)的廢人,等(deng)他走了,你也(ye)cai)薌薷淥耍 絞焙蛭wo)一定(ding)為你物色(se)一個好人si)搖rdquo;
時強有xing)┘?  糾炊dui)時?O沒(mei)有抱多大的希(xi)望(wang),沒(mei)想到對(dui)方(fang)這麼讓(rang)他意外。
時?O的眼里(li)動了動,她不喜歡別人這麼說霍權辭,那(na)畢竟是她名義(yi)上的老公。
時強這是半點都不放過榨(zha)***的機會啊,要是霍權辭真的死了,按照霍家現在(zai)對(dui)她的厭惡(e)程度,她肯定(ding)會被(bei)趕出來,時強說是要給她物色(se)一個好人si)遙 wu)非是那(na)些在(zai)商業上和(he)時家公司有著牽扯的油(you)膩老董事。
一旁(pang)的時沫冷(ling)笑一聲,心里(li)越(yue)發(fa)不甘,看到爸爸對(dui)時?O的態度,指(zhi)甲深深的na)督jin)了掌心。
突然,她眼尖(jian)的發(fa)現時遠dui)zai)時?O喝的茶里(li)下了東西,她的嘴角勾了勾。
她這個哥哥喜歡玩,特(te)別是玩美(mei)人,仗著時家少爺的身份(fen),這些年禍害了不少女人。
爸爸打了,罵了,沒(mei)用,最(zui)後就放任對(dui)方(fang)不管了。
時遠是時家最(zui)不成(cheng)器的一個,如果不是念著他是時家唯一的兒(er)子,只怕時強早就把(ba)人逐(zhu)出家門了。
這頓(dun)飯吃的並不歡快,邢淼一直(zhi)在(zai)套話(hua),想試(shi)探時?O和(he)老爺子的真實關系,不過都被(bei)時?O擋了回(hui)去。
“你外婆(po)那(na)里(li)我(wo)已經讓(rang)人去照顧了,不會有人打擾她老人si)倚菹  dai)會兒(er)沫沫和(he)你去霍家,先和(he)霍家人si)雒媯 蠔霉叵怠rdquo;
邢淼說的雲(yun)淡風輕(qing),話(hua)里(li)的威脅(xie)意味不言而喻。
時?O拿著筷(kuai)子的手僵了一下,斂下眸底(di)的寒光。
“時沫剛和(he)霍琴琴鬧矛盾,霍琴琴已經放話(hua),以後見她一次打一次,如果她真的願意去自取其辱,我(wo)也(ye)不攔著。”
“時?O!”邢淼將(jiang)碗摔在(zai)桌(zhuo)上xi) 成(cheng)咸唷br>她已經沒(mei)有計較這個人打沫沫的一hua)駝疲 啥dui)方(fang)說話(hua)句句帶刺,難不成(cheng)真不在(zai)乎(hu)那(na)個老不死的死活?
空氣一下子沉悶,火藥味十足(zu),除了時沫,沒(mei)人注意到時遠的小動作。
“邢女士,這是霍琴琴親口說的,霍琴琴和(he)我(wo)一直(zhi)不對(dui)付,我(wo)要是把(ba)時沫帶過去,你也(ye)該知道時沫的下場(chang),時家要是丟得起這個臉chang) wo)現在(zai)就可以把(ba)人帶過去。”
她的語氣輕(qing)飄飄的,氣得邢淼抬起了手,作勢就要一hua)駝粕裙?br>“好了!”時強終于說話(hua),“既然知道了霍司南的行(xing)蹤,以後讓(rang)沫沫多去溫(wen)色(se)轉轉就行(xing)了,何必急著去和(he)霍家攀關系,只會惹來人si)業難岱場(chang)rdquo;
邢淼的臉cheng) 徽zhen)白,“你現在(zai)幫著她,是不是還忘不了柳(liu)清淺那(na)個賤女人?!時強,你別忘了,這些年可是我(wo)陪(pei)著你走過來的,別以為我(wo)ye)恢 濫慊沽餱拍na)個賤人的照片!我(wo)ye)凰黨隼矗 皇遣幌 值錳 芽礎rdquo;
邢淼這輩子誰都可以輸,唯獨不能輸給柳(liu)清淺chang)/p>

小編推薦理由

小說情(qing)節最(zui)婉轉曲(qu)折,人物關系di)畬磣鄹叢櫻 謀首zui)優美(mei),抽絲剝繭引人入勝本來就難,真的非常(chang)值得推薦!

www.yh999.tv【即存即送】www.lc8.com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(li)即下載廣(guang)告